发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体冷冻复活一场技术空梦

发布时间:2021-01-05 11:58:35 阅读: 来源:发簪厂家

人体冷冻复活 一场技术空梦

人体冷冻法似乎也不能判定为金融诈骗或是潮流时尚,更像是一种富人的赌博。 在现代社会,长生不老也许已经不是大多数人的梦想了。更多的人希望自己健康到老,寿终正寝,而不要病榻缠绵。于是人们将战胜疾病寄托于科技的进步,如果现阶段无法治愈的疾病,就希望自己能穿越到未来进行治疗。如何能让自己抵达未来?有人想出了一招,冷冻!■本报记者马佳 俄罗斯《真理报》常常语出惊人,2012年12月3日,该报再放“炸弹”,总编辑伊娜·诺维克娃(InnaNovikova)亲自出马采访了号称俄罗斯生物衰老研究所首席专家、生物物理学家伊戈尔-阿尔特尤克霍(IgorArtyukhov)。而阿尔特尤克霍则称,不排除实现将绝症死亡的病人冷冻,并且在40年内治疗后复活。 事实上,阿尔特尤克霍是俄罗斯一个人体冷冻公司的研发负责人。他在采访中坦言,他们公司事实上并没有做过太多的科学试验,原因是没有支持这种研究所需要的财政资源。因此他们提供的服务也很便宜。冷冻保存大脑只需约1万美元,整个身体需要3万美元,都是一次性的费用。 他宣称,公司已经冰冻了大约20个身体或器官。阿尔特尤克霍说,这些身体或器官都是利用液氮保存在零下196℃。 他认为,许多动物和昆虫都可以被冷冻,而且在不会对它们造成过多伤害的情况下进行解冻。比如西伯利亚蝾螈生活在雅库特。进入冬天,这里的温度经常在零下40℃。这种动物会爬进永久冻土裂缝中,并可以留在那里很长时间,记录在案的年限是90年。 此外,他还说,目前血液、精子和干细胞都可储存在冷冻状态中,人体冷冻保存复活技术的应用不会超过40年。 富人的赌博 俄罗斯这家公司并非唯一。实际上如果在搜索网页中输入“人体冷冻”可以找到几十家这样的公司或组织。其中大部分在美国,有两个也算是“圈内的名人”。 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AlcorLifeExtensionFoundation)和底特律市东北部工业区内的人体冷冻研究所(CryonicsInstitute),这两家是美国最大的两个类似机构,也是世界首创的两个。 《中国科学报》记者在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网站上看到他们的介绍中写道,该机构成立于1972年,截至2012年11月30日,他们的会员已经达到976人,已经低温贮存113位因病死亡的患者,其中有76人仅保存了大脑或者是神经组织。阿尔科公司甚至还有宠物会员,到2007年11月他们共低温贮存了33具宠物的尸体。 要成为该基金会的成员,需要每年缴纳360美元的会费,另一个机构人体冷冻研究所则需要一次性缴纳1250美元或每年缴纳120美元,这样会员才享有权利,在必要的时候把自己冷冻。当会员真正需要接受冷冻时,手术价格根据冷冻身体的部分从2.8万美元到12万美元不等。 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园网上,一篇关于人体冷冻的专栏文章《置于寒冰》中描述,根据目前美国有关死亡方面界定的法律,有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那就是,如果在冰冻这些人之前,他们的心脏还没有停止跳动,即使病人自己同意,这种行为也会被界定为谋杀。因此在冰冻一个病人之前,必须等到病人得到官方的死亡鉴定。 查看这些机构的资料,记者发现,他们不约而同都有一个类似观点,那就是首要保存的组织器官就是大脑。他们认为,大脑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是保存一个人的记忆、感觉和性格的关键。至于其他器官,可以通过再生器官进行更换。一旦复活技术成功,或者再生器官的技术成熟,复活冷冻人就可以在不远的将来实现。 从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保存人体器官或者是整个个体的是一个巨大的圆柱形金属罐,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死而复生从里面走出来的人。 《置于寒冰》的作者克里斯·希尼(KrisSchnee)在文章中写道,人体冷冻法似乎也不能判定为金融诈骗或是潮流时尚,更像是一种富人的赌博。 低温医学工程不接受人体冷冻 国际低温生物学会前任主席、美国纽约州立大学低温生物研究中心主任约翰·G·鲍斯特(JohnGBaust)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人体冷冻组织的大多数成员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也没有具有职业资格的医生。人体冷冻组织的活动绝不是国际低温学会的一部分,虽然这些组织的成员曾多次要求加入国际低温生物学会,但均遭到拒绝。 他还表示,关于任何人体冷冻能复活方面的报道都没有一篇是出自科学期刊,也都没有一篇报道被证明是真实的。 实际上,这种事情并不只出在国外,在中国,也曾经有一位被称作“冷冻复活狂人”的郑奎飞一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随着时间的推移,郑奎飞的名字已经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但是对于上海理工大学低温医学研究所所长华泽钊来说,对这个名字的记忆依然清晰。因为,郑奎飞曾找到华泽钊,希望得到他的技术帮助,但是遭到拒绝。并且华泽钊也从科学角度否定了郑奎飞的疯狂想法。 “实际上,他只是想通过这件事实现商业上的炒作。”华泽钊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从技术上,低温冷冻人体的实现是非常困难或者说是完全不可能的。” 他解释说,低温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在达到一定的低温时,的确可以保存组织细胞的活力,但是细胞往往会在降温的过程中死亡。这是因为,细胞是富含水分的,在降温过程中会形成冰晶,随着温度的降低,冰晶不断生长。这种情况一旦发生,细胞也就死亡了。即使避免了降温中的结冰问题,在复温时,如果技术操作不当,也会造成细胞破裂。这类似于我们将生肉保存在冰箱冷冻中,在解冻时就会发现肉会流血水,这就说明细胞已经破裂。 按照目前低温生物医学的水平,大部分细胞以及部分组织能低温保存,但是心脏之类的器官不能低温保存。“虽然我们已经实现了可以对一些细胞或组织的低温保存,但是,每一种细胞或者组织进行低温保存的技术要求都是不同的。”华泽钊说,“生物体按照复杂程度分为细胞、组织、器官、生物个体(人体),如果包含了不同种类细胞的组织或器官,实际上连一个整体器官的保存都是无法实现的,更别说是一个结构如此复杂的完整人体。” 华泽钊举了几个例子,目前精子、胚胎、红细胞等都已经拥有非常成熟的低温保存技术,但它们的技术要求就已经是天壤之别。比如精子和红细胞,它们的要求是,以每分钟100℃的速度降温到零下196℃,才能成功保存,而胚胎则必须以每分钟0.1℃的速度降温到零下196℃。主要的材料也是液氮,在降温过程中还需要低温保护剂防止冰晶现象的发生。每种器官中都有不同种类的细胞,冷冻一个器官都很难成功。 而对于再生器官一说,华泽钊表示质疑。虽然再生器官确实可以实现,这一点不可否认,他认为,目前关键的问题是在人体整个降温的过程中很多器官就会死亡,这样即使进入了低温状态也是没有意义的。这样死亡的器官是不能够取出活细胞进行器官再生的,即使再生器官技术有一天成熟,今天的降温问题不解决那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此现在最关键的问题还是要解决降温过程中避免器官坏死的问题。 此外,从记者目前了解到的情况,被冰冻的人体,都是在死亡后进行的,实际上器官或细胞都已经是衰老或死亡的状态,复活衰老细胞有何意义? 延伸阅读 上海理工大学低温医学研究所所长华泽钊1983年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访问回国后,创办了国内第一个低温生物医学研究室。他向《中国科学报》的记者介绍了低温医学工程目前的发展情况。 低温医学从范畴上,可以包括两大方面,其一是低温生理,也就是利用低温进行外科手术。在临床上已经非常成熟,比如前列腺癌和乳腺癌,都可以通过氩氦冷刀进行治疗。实际上利用的就是低温双刃剑不利的一面,通过低温对细胞损伤的作用杀死肿瘤细胞。 另一方面就是保存重要的细胞、组织和器官。除了我们通常知道的精子库、血库利用低温保存精子或红细胞,人和奶牛的胚胎也实现了低温保存。对卵子的低温保存研究也在进行中,其他的还有甲状腺,华泽钊本人就因甲状腺瘤切除手术低温保存了部分甲状腺,这已经是这一疾病在临床上的成熟技术。保存甲状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病人在此后由于没有了甲状腺或甲状腺不全而导致的甲状腺素低下引起其他疾病。如果保存了部分甲状腺组织,那么在发生甲状腺素低下时,就可以从保存的组织中提取腺素注射回本体而使病人得到治疗。 《中国科学报》(2013-01-18第10版新知)

深圳工业设计

盐城工业设计

宁波产品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