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东费县六个跨省贩卖婴儿团伙被摧毁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23:31 阅读: 来源:发簪厂家

山东费县:六个跨省贩卖婴儿团伙被摧毁

问室里,费县探沂镇沈家村67岁的村民杨某低着头,戴着手铐的双手不停地颤抖。

“婴儿一共卖了多少钱?”

“第一个六万八,第二个七万五。”

2014年10月,费县公安局获得线索,杨某有拐卖儿童的嫌疑,警方立刻开展调查。刚开始的调查并不顺利,民警发现杨某每天只是开着电动三轮车接送孙子和孙女上学,空余时间在村口开三轮车拉客,没有作案嫌疑。

民警不放松警惕,继续对他跟踪监控。半个多月后,经常租用杨某三轮车的陈某兄弟进入了警方的视野。兄弟俩来自四川,在探沂镇张家村租了村民的一个房子。他们时不时地租用杨某的三轮车,带不同的孕妇去附近医院。

民警进一步侦查发现,陈某兄弟租住的房子里最多时住着5名孕妇,孕妇分娩后就离开,而婴儿却不知去向。民警循着婴儿的去向深挖,发现新生婴儿交给了探沂镇薛家庄村村民薛某,薛某通过中介人寻找买主。在调查薛某的过程中,民警发现了与她有联系的高某。高某通过与薛某相似的手段贩卖婴儿,以5万至8万元的价格卖给当地买主。

办案民警逐一排查核实每一次贩卖婴儿的交易,掌握了嫌疑人的犯罪事实:高某、薛某分别从山西忻州、四川凉山收买婴儿或组织孕妇前往买主所在地分娩,然后通过李某、杨某等人介绍买家,转卖给当地人,涉案人员40余名,共拐卖婴儿20余名。

“以前,嫌疑人等婴儿出生后再运输、贩卖,公安机关经过盘查容易查获。现在,嫌疑人变换作案手段,在孩子出生前,就利诱孕妇到买家所在地分娩,以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针对这种情况,各地公安机关要主动出击,查清团伙后组织抓捕行动,搜集固定证据,确保打击有力。尽管犯罪分子不断变换手段,但一个地方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孩子,总会引起人们注意,要鼓励大家向公安机关举报线索。”陈士渠说。

“买方市场”需求挑战打拐工作

3月26日上午,在费县公安局被解救婴儿安置处,民警送来了开水、奶粉、纸尿裤、毛毯等物品,由有育婴经验的女民警组成的看护小组24小时照看着婴儿们。一名女民警告诉记者,有的被拐卖婴儿被嫌疑人放在四面透风的毛坯房中,半夜被冻得哇哇大哭。被解救后,他们得到了很好的安置,吃饱喝足后安静地睡着了。

在四川凉山州西昌救助站里,记者看到,6名被公安机关解救的婴儿被工作人员喂饱后,安静地睡着了。在河南新乡,被公安机关解救出的4名婴儿被安置前,医生做了全面体检。

行动中被解救的婴儿得到了妥善的安置,这得益于公安机关前期周密的安排。从制定抓捕计划到开始实施,各地公安机关每个解救小组都至少有两名有经验的女民警专门负责照顾婴儿。为了防止婴儿对陌生的环境不适应,女民警会从解救现场找齐婴儿吃喝拉撒所需要的每一件用品带到公安局,到公安局后她们轮流值守,24小时照顾婴儿。

“解救婴儿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他们,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婴儿受到了伤害,就得不偿失了。”费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赵磊说,“我们要求女民警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这些孩子。”

然而,这些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在被拐卖中,大都遭了不少罪。为了获得最大利益,卖家往往带着孕妇或新生儿东躲西藏,对孩子造成的危害极大。河南新乡民警告诉记者,有的孩子在恶劣的环境下出生,即使孩子生病,卖家也不会带去看病,反而会被转手多次卖掉。

毫无疑问,买主是驱动拐卖儿童犯罪行为的直接诱因。“除了打击人贩子,还要让买主‘人财两空’,对想买孩子的人形成震慑。”在采访中,记者听到多位办案民警对买家深恶痛绝。

一个男婴在市场上的“售价”往往比女婴高出两万至三万元,而且“供不应求”,这直接刺激着黑色利益链条的蔓延。

46岁的李某已经有两个儿子,3个月前又花7.6万元从人贩子手中买了一名男婴,“多一个男孩更好”。男婴被解救后,她要求民警“要么让我领养了这个孩子,要么退还我买孩子的钱”。李某的“愿望”肯定要落空。临沂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婴儿将被送到临沂市儿童福利院,购买婴儿的买主不得领养。买主付给卖家的钱,更不会退还。

“长期以来,公安机关在打击贩卖婴儿犯罪行动中严打三类人。一是靠贩卖婴儿牟利的人贩子,运输、体检的人,帮助接生的人。二是以牟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人。三是买主。公安机关正与有关部门协调,希望尽快修改刑法,加大对收买犯罪的打击力度,让悲剧不再重演。”陈士渠说。

欧美美女图片

丰乳翘臀

性美女图片

丝袜足

相关阅读